本月初,陝西省書協主席周一波在《人民日報》刊發《讓書畫家協會少一些“官氣”》一文,隨後在省書協會議上,他正式宣佈辭去省書協主席職務。近日,在陝西省文聯主持召開的省書協主席團擴大會議上,省文聯正式宣佈:包括周一波在內的8名副廳級以上幹部(含離退休)不再擔任省書協領導職務。在這8人中,包括陝西省武警總隊司令員。
  誰說很多官員只有“同意”兩字寫得筆酣墨飽、氣勢凌厲,只有自己的大名寫得飄若浮雲、矯若驚龍?從這麼多現任官員或前任官員擔任省級書法家協會主席、副主席的情況來看,很多官員的字,還是很“書法”的,不過,夠不夠格稱“書法家”,夠不夠格當書法家們的主席、副主席,看來,可能不是藝術說了算,而是權力說了算。
  或許在很多人看來,這本稀鬆平常,權力通吃麽,還有什麼話好說的。殊不知,權力吃權力,似乎天經地義;權力吃技藝,包括書畫藝術,卻是不可忍受的僭越。泰戈爾說,烏雲受到陽光的接吻,便變成天上的鮮花,這是陽光的偉力,是自然的變化。但一幅醜字,受到權力的接吻,便變成一幅人見人誇的傑作,這是權力的霸道,是人性的扭曲。藝術本該是心靈自由的體現,現實或許不如意,靈魂卻可以在藝術中高蹈。倘若權力控制、支配、征服的“生產性”,無限制地伸到人們的心靈深處,讓藝術也只成為隸屬、遵從的對象,那麼,鮮花也會成為烏雲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強調說:“要尊重文藝工作者的創作個性和創造性勞動,政治上充分信任,創作上熱情支持,營造有利於文藝創作的良好環境。”這良好的文藝創作環境的營造,在有些領域首先要從權力的清退做起。
  一些官員憑權力在藝術領域不斷自我膨脹,意味著真正藝術家的個性不斷地自我壓縮。就像有的文學獎,把獎額授予一些作品經不住推敲的所謂“官員詩人”,讓人發出別逼魯迅寫“論魯迅文學獎的倒掉”、茅盾寫“論茅盾文學獎的倒掉”的感嘆。一旦文藝被權力挾制,充斥大量不是從土地里長出來的藝術,而是從官印里長出來的藝術,勢必會讓荷馬停止撫琴歌唱、李白不再擊劍長吟。權力阻塞其中,藝術的靈光就無法照進文化。
  哪怕有的官員不是憑“能夠”,而是真的憑“能力”進入這個協會、那個研究會,我想,最多當個會員足矣,他又有何精力擔當“主席”“常務副主席”之類的服務職責?自然,誰都明白,領導請官員來當,協會能拉來更多經費;官員當協會領導,可名正言順地收受“雅賄”。官藝兩界如果污濁的媾合,必然損了官員的清正,害了藝術的純潔。
  周一波等8名副廳級以上幹部辭去了陝西省書協的領導職務,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。其他省的書協呢?其他協會、研究會的呢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  (原標題:讓藝術少些“官氣”)
創作者介紹

神奇膠

lq46lqxj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